慕秋

从头再来

【男神x你】有没有哪次撩或被撩的经历深入你的灵魂?

理想中的知乎体
全文改自知乎
侵删!!
oocx3




诸葛亮x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泻药 咳 单身狗表示撩汉屡次从未被撩过!

才怪//3//


是这样的 当年我在A班 小哥哥在C班

这个小哥哥我觉得他就是个人生赢家哇哇,人家很清瘦而且大长腿,天生牛奶皮肤而且还有很好看的大眼睛,就是眼睛里有星星那种!家境怎么样我不造,但是最主要的是人家长得好看呀!

这种小说男主一般的人设的存在,当然少不了女生追。怎奈我们这位小哥哥生性高冷,而且自带气场。(就是辣种用肉眼可见的气势告诉你“低智商的家伙离我远一点”qaqqq)

我和小哥哥偶然认识是考试在同一个考场而且前后桌(准确的说是他通过这场考试认识了我,毕竟我一直知kui道tan他的)

蓝后就加了qq开始聊天,果然是高冷如他,几次冷场到聊不下去,我便把我毕生知道的所有梗拉出来尬聊(以往和其他人聊天聊到一些有趣的梗,他们都会说:哈哈哈笑死爸爸了)
但是!
小哥哥抛给了我两个字:呵呵
我:……

呵呵呵呵可以 受到打击了

每次从A班去厕所都要途经C班,他们班后门一直是打开的,我惊奇的发现那个角度正好可以看见小哥哥哈哈哈

为了多看几次,我开始主动陪班上各个女生去厕所,然后路过C班就偷偷往里看,有时候小哥哥在睡觉有时候在默默写作业,真的是不管怎么样都好好看////
每个角度看都完美完美(((o(*゚▽゚*)o)))

后来我一天去厕所的次数发展到了20+,每个课间我都去厕所

那一年是毕业季,班主任总是放学把我们留下来背书,因为我是课代表,所以要听完各个组长背完了再去老师那里背。最后弄到很晚才回家

什么叫因祸得福啊啊啊!!

走楼梯拐弯的时候瞄到后面有人,然后随意回头一看,你们猜是谁?
——哈哈哈哈没错是小哥哥!!

毕竟认识这么直面走过来还是要打招呼的,于是很满血的招了招手自认为非常元气地说你也这么晚走啊(=゚ω゚)ノ
然后小哥哥一如既往的点点头
场面一度尴尬=_=

也不知道该不该跟他一起走,于是就差个半步跟在后面,然后全程无交流。
神奇的是小哥哥主动开口了说:你们班又背书?
我说:是啊小天才你好聪明啊哈哈哈哈
然后又是一阵沉默
[最怕空气突然安静.jpg]

我就干脆开口逗他:话说你睡觉的样子好萌啊
小哥哥愣了一下,扬起下巴眯起眼睛看着我,用很鄙视的语气说:偷窥狂?
我极力辩解:哪有偷窥,我一天为了多看几次你的盛世美颜,来回陪别人去厕所20多次唉!到你这成了偷窥狂真是的!

小哥哥瞥了我一眼,没说话。
一直到岔路口空气都是安静的qnq

第二天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

某个课间,小哥哥站到A班门口,靠着栏杆,望着外面的风景,也没有和别人搭话,就那么站着。

清瘦的少年,蓝色衬衫,眉目如画,浓密的头发被风微微吹动

不得不说小哥哥一个人就美如画啊!

回家后就上qq滴滴小哥哥:

“你今天怎么一个人站我们班门口呀?是要找谁吗”
(小哥哥这次难得的秒回)
“你不是说你每天去厕所20次就为了看我吗”
“什么意思,所以呢?”(原谅我脑回路不清晰,真的没get到其中的因果关系)




“所以我干脆站你们班门口你让看个够不好吗,嗯?”

【男神x你】慕秋--<-<-<@1

兄妹温馨向
改自儿童文学《盛夏光时》
向原作致敬

        你终于还是来到了这里,哥哥在阳光明媚的午后给你描述过无数遍的小镇,带着哥哥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 是熟悉的初秋午后四点钟的温暖阳光,斜斜地射在老街有些泛黄的墙壁上,反射着如同慈祥老人的笑容一样柔和的光华。墙壁上有用五颜六色的粉笔写着歪歪扭扭的1234567,或者是把两个小孩子的名字用大大的心形圈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忽然觉得有些痒痒的,低头一看,是一只雪白的猫咪亲昵地蹭着我的小腿。你蹲下身子,宠爱地揉揉猫咪可爱的小脑袋,小家伙昂起下巴,让你帮它挠痒,眯着眼睛,一副享受的样子,发出悠闲的呼噜声。

        你来到了哥哥说的冰果店,店长是哪位哥哥几乎一说到这条老街就会提到的老奶奶。经过岁月洗礼的白发,无数的喜怒哀乐在她脸上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记。她拉过你的手,慈爱地揉搓着,笑眯眯地问,小姑娘要吃点什么呀。

        你摸了摸她已经有些弯曲的背,轻声回答,要橙子汽水,奶奶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哥哥说过,水果汽水是奶奶最拿手的,而你这个在他看来永远长不大的小丫头,最适合的就是橙子汽水。

        奶奶宠溺地刮刮你的鼻子,带你到一个很大的太阳伞下面,说,小姑娘真会点呢——坐这里吧,阳光晒,小姑娘的皮肤嫩哟。

        伞下是别的地方不曾有的摇摆椅,甚至还有木马,都已经被走过的春秋打磨得发亮。

        忽然想起,哥哥说过,他最快乐的时光,一个是躺在摇摆椅上喝着水果汽水看天空,还有一个就是和我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 呐,哥哥,我现在在你坐过的地方,喝着你告诉我的橙子汽水,看着你曾经看过的天空。我真的,有些想念你了。

        你想起了你们在福利院,他总是穿着雪白的衣服,然后毫不顾忌地和我打闹,每一次他的衣服上都会印下许多黑黑的小爪印;还有,他从不像别人一样牵着你的手,他说你要学会自立,不可以离开别人就无法前进;即使看到你急得大哭也只是用更大的声音告诉你他的方向,跟你说不要害怕,他就在你面前,慢慢走过来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,在那么多看不见的孩子里,只有你会在身边没有一个人时还是可以笑得那么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 不知怎么就有些困倦了,然后渐渐睡着。一个小小的毯子搭在了身上,你睁眼,看见的是冰果店老奶奶温暖的笑容,呵呵,这阳光就是让人想打盹呢。她乐呵呵地打量着你,看到你的眼睛时,顿了顿,轻轻皱眉,好像回忆着什么,又摇摇头,憨厚地笑了笑。 奶奶,你握住老人的手,您是不是想问我什么?

       老奶奶看着你的眼神说,小姑娘,我们是不是见过?你的眼睛我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——或许是我记错了,大城市的姑娘,怎么可能跟我这个乡间老太婆熟悉。

        听了这话,你高兴得几乎想大叫起来。奶奶,奶奶,你觉得这眼睛熟悉对么,这是伞哥啊。
奶奶显然被我瞬间变化的情绪搞糊涂了,喃喃地重复,伞哥?

       嗯,哥哥的真名叫苏沐秋。
       慕秋。

        tbc.